【扶贫日记】种药
2019-02-11 11:49:53 来源:本网原创 编辑:安元琴
&365bet评级nbsp;  分享到:
 
    第一次与红雨村打交道,还是在三年前,那时我还没有担任第一书记。那天我和同事们一起到村里走访贫困户,并给他们送去了一些化肥。听老乡们说,这些化肥是要用来种植中药材的。
    担任第一书记,自然是要开见面会的。见完面就领到了工作任务,支部书记说:“农时不等人,眼看着就春分了,要早做谋划,看看今年种什么药材。这个事唐书记要主抓哟。”怎么抓呢?我有些茫然。
    先去看一看吧,我想到了三井园区。业主蒋先直在那里种了几百亩的黄精和白芨,听说干得有声有色。到了现场一看,果然了不得,他们已经和成都中医药大学、重庆药用植物研究所等高校、科研院所达成了合作关系,一畦一畦的黄精、白芨长势非常喜人,又问了一下市场行情,价格在持续走高中,我有些心动了,但还是决定看一看,多些选择。
    接下来,我又电话咨询了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用植物研究所的曾博士,请他推荐一些药材品种,曾博士很是热情,建议我们可以试着种一些生地、川芎、郁金,林林总总说了十多个品种。我想,要不都试试,东边不亮西边亮,没准能够有惊喜呢?这个想法,我立马就付诸了实施。
    实践证明,拍脑袋决策是要付出代价的。很快,药材种植就出了问题。
    先是生地黄,四月连续降了好几场雨,生地怕涝,陆陆续续开始烂根,群众三天两头打电话找我,问我怎么办?我的心里也着急,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赶紧电话联系合作公司,请他们派技术员过来帮助诊治。可是,毕竟是远水,等到技术员来了,第一批种下的生地基本上已经全军覆没了。还好公司比较仗义,一番沟通协调,免费给我们又提供了一批种子,这才皆大欢喜。
    接下来是桔梗,桔梗怕草,杂草多了,就无法生长。红雨村盛产熟草,特别是香附子,长得特别厉害。桔梗种下去,地里全部长得是香附子,群众一边除草一边和我开玩笑:“唐书记,咱们村干脆就种香附子算了,种什么桔梗嘛,你看,香附子比桔梗还多呢。”种植中药材,是要严格控制农药残留的。除草只能靠人工来做,起初的时候,我还不觉得,毕竟工价村里只给六十块钱一天,可架不住人多呀,除草一次,就要花费几百元的人工,长此以往,药材钱还不够人工费用,这是亏本的买卖呢!思来想去,只能忍痛放弃了桔梗。
    接下来是黄精,迟迟不出苗,那把我们给愁的。我和驻村工作队黄书记一天要到园子里看八、九回,把块茎从地里掏出来看有没有烂掉,被虫子啃咬等等。可再怎么看,始终不出苗,弄得我和黄书记都有些疑神疑鬼,做梦都想着黄精出苗。好容易等到了九月底,黄精陆陆续续开始出苗了,又是一天看八回,等到出苗率一统计出来,我们又是心头一惊,出苗率最好的地,也只有五成左右。
    那段时间,我的心情真不是太好。黄书记发现我在背思想包袱,打气说:“我们要换个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虽然遭遇了失败,但不是也积累了经验么,年轻人可不要没了闯劲,少了干劲,丢了虎劲。”这话让我心头一振,重新振作了起来。接下来的时间,我向县农业局的专家请教,向有经验的药农们学习,又带着村组干部实地到陵江镇的瓜蒌加工厂,歧坪镇的三井园区、东青镇的陈艾园区、岳东镇的丹参园区、龙山镇的川明参园区、高坡镇的白芨园区参观学习,真正开了一回眼界。全县各地中药材发展如火如荼,用老百姓的话说:“种药材确实有搞头!”
    一路走,一路看,一路想。为什么别人的中药材种植都获得了成功呢?我们的药园就不行呢?在仔细思考之后,我发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别人的园区最多就两个品种,而我们呢,五花八门上了十多个品种,品种多了,管理难度自然也就增加了,怎么能够发展的好呢。发现了问题,我很兴奋,立马和黄书记进行了沟通。在经过反复论证之后,我们一致认为,虽然黄精的出苗率不高,但群众乐于接受,也有种植的积极性,那就干脆淘汰其他品种,专一地种植黄精。这个想法,在群众代表会上得到了认同。
    有了想法,还得有种苗才行。就在我和黄书记操心钱从何来,种苗从哪里采购的时候。东西部协作扶贫项目的春风吹到了红雨村,这让全村上下都为之振奋。
    我和黄书记立马在三组村民侯培明家中召开了黄精冬季管理技术现场培训会。他家的黄精管理得最好,也摸索出了一套黄精防草治草的先进经验,我们让他现场示范,讲解,把这个宝贵的经验推广到了全村。
    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如今的红雨村,家家都种上了黄精,田边地头,犄角旮旯,随处都能看到长势喜人的黄精苗。看到这漫山遍野的黄精,我想起了现学的《药性歌括四百味》“黄精味甘,能安脏腑,五劳七伤,此药大补。”